太阳城手机版:泪水伴我同行
2012-03-23 15:21:03

 

高一(6) 赵舒展

“你出生时,所有的人都在笑;只有你,扯着嗓子嚎啕大哭。你去世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在哭,只有你,静悄悄地安然睡去。”曾经看到过这样一句富含哲理的话,让我的心为之一震的那种。似乎人生就是由欢笑和泪水组成的,少了任何一样都是不精彩的人生。就好像一盘佳肴,少了任何一种佐料,都会失去原来那个精彩的味道。

我的生活充满欢笑,泪水似乎已被遗忘。因为生活在这样一个幸福的年代。我没有理由悲伤,但事实并不是这样的,人的眼里有泪腺,总有有它的用武之地。

记得那也是在一个将要入冬的季节,公车的时间表也已经调整了。那天下午本来是回家的,但因为要和同学做风筝,所以和妈妈打了个招呼就没有很早回去。但时间这老头儿仿佛越来越年轻了,腿脚也变得越来越轻便。等我到达公车站,末班公车已经回家了。无奈之下只好拨通家里的电话,烦妈妈来接我。但妈妈的反应却出乎意料。

她在电话里显得对我的行为很不满,有无法抑制的生气,并且还在最后恶狠狠地甩下一句话:“你别回来了!”天呐,这可真是一个晴天霹雳,我每时每刻盼望着的都是回家,好不容易熬到周末却不能回家,天理何在!

走出公用电话亭,眼泪就不争气地跑了出来,我无力擦掉它,也不想擦掉它。有人说,想哭的时候,抬头看天,眼泪就不会流下来了。我抬头看着渐渐昏暗的天,但泪水没有回流,它沿着我的脸颊窜进了我的脖子。

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回房间的,只记得回到房间后镜子里那个双眼通红,泪水纵横的狼狈的我,犹如被人丢弃的小猫无所适从。我不要一个人郁地呆在这个令人生厌的小房间里,我决定出去走走。

天色已经暗下来,街上灯火辉煌,黯淡了天上的星辰。我落魄地走在街上,仿佛感受到了行人投来的异样的目光,我不予理睬,因为不必理睬。迷迷糊糊,我登上了百级台阶的金佛庄顶。那里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一群孤独的野草和我。

事后才知道,当我肆意地挥洒尽情地享受自己的痛苦时,妈妈正在着急地寻找我。那个周末,我终于还是没有回去。却让我更加清楚,周末,不只是我在等待着回家,还有在家里等着我的父母。

现在想想,当时的我真是又可气又可笑。理智的想想,有哪个父母会不要自己的孩子呢?

人生不会只有欢笑有笑有泪才是完满的人生,这也是我想要的。不管欢笑还是泪水,我都会撇开怀抱迎接它们,细细品味他们带来的幸福。

(此文发表于《读写月报》(初中版)2008年1-2月号 指导老师 高兰生)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