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城手机版:时空旅行者的记忆
2012-05-13 15:09:19

 

浙江省东阳中学高二(2)吴谦    邮编:322100 

给我一首诗的空隙 获第五届全国中小学创新作文大赛优秀奖                               

 BY九二年的兼言此言十八岁生日之前

舒缓而安静的

十年,出离,谁的意气

青春,尴尬,谁在摈弃

懂事,质疑,谁的权利

不要过问我们的生命的终极意义

不要填满世俗不堪的功利

相信你们也珍藏在心底

心底,年少轻狂的记忆

给我一首诗的空隙

盛开五月榴花的绚丽

留我一夏季的肆意

也许值得自己一生去回忆

允我寻找一首诗的意义

留下刻骨铭心的痕迹

我的瞳孔 已经映出盛夏的洋溢

我的头发 已经长出青涩的几厘米

我的故事 也许并不算美丽

但也足够一首诗的空隙

十八岁来临之际

给我一首诗的空隙

记住我 记住我们 一个十年的逝去

                  小作文结束

时空旅行者的记忆

我只有一个行囊,那就是我的心脏。

我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终有一天可以停下脚步,真正地做到,吾心安处是吾乡。

我只是一个旅行者。

我只是一个行走在时光与空间缝隙里的旅者,我敏感的心可以触摸到每一丝岁月留下的痕迹,它让我听见老槐树的叹息,也让我听见青石板的哭泣。没有一个人可以带着前世的记忆,可是我们却总拥有一颗跳动的心去追忆似水流年。即使是时间的力量也阻挡不了我们的思绪联翩,在岁月的川上摆渡了千年的人早已明白该如何去跨越虚无的光阴——一念起,千山万水,一念灭,沧海桑田。一明一灭间,旅行的记忆早已装满了我的行囊。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可并不是读了万卷书,才行得了万里路,也并非是为了读万卷书,才行万里路。我那么迫切地走向外面的世界,那么匆匆的走过流年,只因为我执著一念,寻找着属于自己的契合点。

(一)

我生在江南,长在江南,所以我深以为,江南应该是一个读书的好地方。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有这样意境的地方,应当是连心也一并诗化了的。春雨如酒柳如烟,夏莲荷盖碧连天,秋月水落夜好眠,冬雪轻素云端减,四季如歌的地方,理应是生命的天堂。灯火夜读书有味,墨华晨湛字生香,曾经一个江南烟雨夜,留给我这样的诗篇:

生命不可抗拒,

生命又厚爱有加,

西塘一行尤其体味。

寂寂走过无尽黑的夜,

轻狂饮下醉的酒,

漫谈对酌魏晋的茶,

落寞吻过花之泪,

呆滞不停执笔,

不眠与烟相对…

而今,

在这江南一隅,

蓝印花布的帘内,

清浅着唐宋明晰的过往,

世事宛若帘外一笼烟雨,

尘嚣真正的大如历史凝固、静止入定。

就在这样山水沉淀这样的过往,千年前谢家公子的清逸背影,千年后某江南女子的蓦然回眸,青山依旧,绿水长流,一念之倾,便再没有了时间的羁绊。江南喧嚣起来的夜被心的墙阻挡,夜歌趁年少,诗意的江南永远驻守在诗意的情怀里,它一直都在,令人恨不得只合江南老。然而一念之间,有人选择了永远的留下,也有人选择了带着遗憾离开。

而我选择了离开。离开,只是为了寻找更美好的东西,张小娴的一句话多少牵动了我这颗少女的心,离开了,是要走了要到处看看,也是想飞了想飞得更高。人这一辈子总被很多东西羁绊着,纵使良辰美景,终是会厌倦的,没有人会愿意做一辈子的井底之蛙,我选择了离开,多多少少,亦是因为自己在一念之间所涌现的不甘。人生是多么的奇妙,只因为一个不甘,就宁愿离开可以沉醉一辈子的地方,只因为一个不甘,就可以只收拾起一颗心的行囊马不停蹄地奔赴远方。

(二)

其实我并不喜欢城市。这种又是城又是市的庞大聚落有时会让人害怕到手足无措的地步。“我可以在有限的钢琴键中创造出无限的旋律,但我无法在无限的城市中,无尽的街道间找到属于我的空间。真正令我恐惧的不是我所见,而是我所未见。” 丹尼·伯特曼·T·D·林蒙·1900,那个电影里一生都在一艘船上度过的钢琴师把这种感觉解释的那么彻底,当我面对着光怪陆离的城市茫然而不知所措的时候,我想起他的话,发现自己的全部惶恐其实只是因为城市不是一个可以在一念之间就可以看透彻的地方,人类创造了复杂的都市与都市生活,却又在内心极度渴望着简单的世界与日子,这真复杂,对么?

我在还是一个孩童的时候就见证过香港澳门的繁华,斑马线上的绿灯一亮,瞬间便已是人来人往,脚步匆匆,钢筋混凝土构筑的巨大繁复的森林中,每一个人都像是一片漂泊的叶子,我们自己主宰不了自己生活节奏的步伐,所以只能在自己的梦里描绘另一个相反的极端。

有很多人告诉我,丽江就是那个梦。在去丽江之前,我的确难以想象,一个人一辈子,究竟可以慢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又可以简单到一个怎样的境界?然而当我打着伞真正地走在了被突然而至的大雨洗去尘埃的四方街上时,我知道了。这不是四周的房子铺子告诉我的,它们是打着厚重白粉的唱戏老人,只唱戏,不写戏。一眨眼的瞬间,我的脑海里已显现出这样的图景:小桥流水人家,一袭青色布衣的阿妈缓缓走过寂静的巷口,她矫健而温吞的步伐毫不犹豫地带走了留恋在屋檐上的夕阳……

可这就是我心追求的所在吗?如果是这样,我想我是做不到的,我做不到放弃了如画的江南却蜷缩在一个被缩小了数倍的高原水乡,更何况丽江其实并不尽然纯然一色。这里也有那么喧嚣的酒吧,这里也有因为位置关系而价钱天差地别的铺子,这里也有从义乌小商品市场进来的各色便宜货……

或许,梦和神灵一样是不容亵渎的,追梦的人多了,梦也就不称之为梦了。丽江不是我灵魂的终点,我该走了。

离开的时候,我想,会有多少人像我一样执一念而来,却失一念而去,又会有多少人会后悔自己一念之间做出的决定呢?这仿佛,又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三)

那年提包入蜀,至今犹觉味苦。

在火车上的时候我一遍又一遍地听着马修连恩的《Bressanone》,听他唱”you would be a sweet surrender ,I must go the other way”(如果你心甘情愿放弃,我只有走上另一条路),听他唱”and my train will carry me onward ,though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火车将载着我继续旅行,但我的心却不会片刻相离),忽然便觉得旅途才开始,心就已经开始疲惫,然而这并不是那种倦鸟思巢的感觉,因为看着窗外不断退后的风景,我的心又产生出了一种想要被撕裂的渴望。而当我再回到过去捡拾这段记忆的时候,我才意识到,那样的念头,其实是蛰伏在心底的魔鬼,它在六十分之一的刹那钻出来,是想要歇斯底里地恣肆上一回,恣肆地放逐自己的心。

终于,我来到了梦中的巴蜀。蜀江水碧蜀山清,我在青羊宫里看着绸扇被泼墨上蜀地山水的颜色,我矗立在都江堰的鱼嘴上吹着那千年不息的风,我静坐在大佛的江畔我深深地呼吸着远古的香烛;我曾在那个毁灭了的小城汶川吃到过疲惫旅途中最甜的桃子,也曾在松潘古城的夜幕下仰望最深邃的星空——那是没有地上的万家灯火热烈到要把黑夜燃烧,只有它露出自然最神秘的微笑。我不曾见过这样苍茫的美丽,哪怕曾漫步在秦陵莽原之上,曾驻足在洢水河畔。

在美丽的雪山脚下,我看见了经幡在每一所房子上空招展着飘动的奇景,我看见了无数雪山映衬下越发显得金碧辉煌的寺庙,我的心中涌动起庄严和肃穆。寺庙前流动着不息的人群,他们是在祈求来生的幸福。他们的眼珠子很黑,黑得那么彻底,仿佛是黑色的琉璃珠外又涂上了一层蒙蒙的煤灰,我看不到他们对现世生活的热情;在人群中不时有着孩子稚弱的身影,从早到晚,概莫例外,他们本应坐在明亮的课堂,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为什么却热衷于祈求来世呢?

这个世界上最令人心痛的事,莫过于是美丽的东西蒙尘。

我以为生命张狂到了极点也不过就是随心所欲,却不知道还存在着这么一种极致,竟让美好变得卑贱,让生命苍白到麻木。难道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有的人一念成佛,有的人却一念成魔?有的人可以放自己的心去飞翔,有的人却只能把自己的所有念想寄托于虚无的鬼神?

我真的没想到,我们越过千山万水,只是为了寻找那种在一念之间就可以认定是归宿的灵魂,而超然的他们眼中只有来世和鬼神……

一念回转,那年提包入蜀,至今犹觉味苦。

这只是我的过去,只有山水和我的心。

这只是我的旅程,只有我看过的风景映衬我有过的心情。

这只是一个时光旅行者的记忆,破碎的时光交错着凌乱的地点,一颗平凡的心一念的爆发,一个普通的人六十刹那的癫狂。

旧日时光已逝,今日我的活过亦将成为记忆,在时光这条路上,我们都是可以回忆却无法回头的旅行者,而我们的记忆就是那样,一念起,可以万水千山;一念灭了,竟然沧海桑田。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