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城手机版:喜欢郭敬明
2012-04-01 15:00:40

 

东阳中学2004届高三(5)班   胡 洁

纯真的年代时光的河,迷离的幻境迷惘的人;童年的木马夏日的雨,沉睡的写手走对的棋。                                                     ——题记

第四界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得主郭敬明,已经大红大紫了。一个“喜欢以四十五角仰望天空的好孩子”,取代了“叛逆的韩寒”。

喜欢郭敬明,因为我认为他是一个了不起的煞费苦心化妆师。有人说过:三流的化妆是脸上的化妆,二流的化妆是精神的化妆,一流的化妆是生命的化妆。他的文字犹如化妆品,不断地给我的人生上色。看他的文字,仿佛是吸食鸦片,不过,我不用担心我的鸦片会断源,因为我会永远珍藏他的文字。张爱玲在《第一炉香》中写道:墙里的春延烧到墙外去,满山轰轰烈烈地开着野杜鹃,那灼灼的红色,一路摧枯拉朽烧下山坡去。郭敬明就是这灼灼的红色,让我的视野为之一开,俗情为之一扫。

他的《幻城》,微言大意,让我痴迷;他的《左手倒影,右手年华》,让我想象到自己高三生活的样子;他的《蓝色苍穹》,让我知道他文彩飞扬,让我明白了充满“疼痛与欢乐的青春世界”。

他喜欢安妮宝贝的空洞,喜欢苏童的冷艳张扬,喜欢刘程亮的明媚永恒。因此他是一个有着忧伤、有着快乐的大学生。

他不像韩寒叛逆到猛烈地去抨击中国当代教育。虽然也有过“频繁的考试像翻来覆去的死”之类的句子,但他的成绩却出其的好。虽然厌恶学校里死气沉沉的生活,但他也明白高考虽不是成材的唯一途径,但至少是成材的一条捷径,惟有高考才是最现实的。因此他说:“我不讨厌考试,因为它证明了我的实力。”“我们是平凡的人,同时我们也是特别的人,因此我们是特别平凡的人,所以我们应该努力地学习。”

他不喜欢形式主义,因此高中毕业也没有留同学录。有的人不留同学录是因为朋友太少,郭敬明却不是。他说:“如果彼此要忘记,那么那些终将发黄的精美纸片也无法挽留记忆的遗忘,而如果彼此挂念,那么即使没有联系也依然温暖。”

他不驻足于某处,不被某处的奇珍异草所吸引,而是永往直前,去寻找更美好的事物。因此他说:“今天的你已不是昨天的你,因为生物老师说细胞是持续分裂的。”在持续分化的社会中,我们也应该持续进步。他有一句非常有哲理的话:古人说金钱如粪土,朋友值千金,因此朋友就是一千堆粪土。

清风,可以拂醒我凌乱的心灵;迷雾,可以掩盖我飘茫的遐思;骄阳,可以给我无尽的光明;郭敬明的文字,可以给我无穷的回忆与浪漫。

棋盘上的一兵一卒都有自己前进的方式。郭敬明就是这么一个会把握自己,给自己正确方向的“80后校园写手”。期待他的《梦里花落知多少》,随之而后的又将是一场大轰动。

(发表于2004年第12期 《现代语文·高中读写与考试》 指导老师 郑中南)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