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城手机版:国之大殇,爱之芳华
2011-05-29 14:39:56

                                   浙江省东阳中学2010级高一(13) 应双骏

党定开革兮,唐山惨损;国逢奥运兮,汶川痛殇;而今远东之土兮,罹所不幸;勿论尝侵否兮,友以助之;福祸不测兮,亡难寻常;人之有大爱兮,大殇云散;殇之云散兮,现爱之芳华。

                                                       ——题记

白驹过隙不尝休啊,这转眼望盼之间,汶川罹难的哀魂们,已经走了近四年了;逝者长已矣,生者当自勉,这些话也喊到了现在。

但是有些事情十分明显的表现出它不易受时光流失而磨损的特性。汶川记忆,汶川精神即是由此而传,生生不息,以至于说,现在我们的头脑中,依然是那些天崩地裂,荒墟浮烟,令人揪心的震后画面,还有军民一心众志成城,撬水泥板,推让面包和水的盈眶之景。

的确,每逢大难,就必有大爱呈现在我们的眼前,不论是救学生的老师,还是殉职的官兵,他们带来的真实的触动,总是让我们在温暖与痛心之时,留下深刻的记忆烙印,以至于让最顽固自私的人也能眼泪决堤地哀叹,这些孩子太可怜了,这胳膊腿都给压折了……啧啧,你看这小兵的手全叫硬石板给划得血肉模糊!

于是一种叫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中华传统美德,在炎黄子孙间华夏大地上,野火燎原一般直接而迅速地传播开来,由此,我们更加拥戴我们清明有为的政府,更加感念人与人心与心的真切温暖,更加为国际上所赢得的美好声誉而自豪。

可以说,一场地震,拉近了我们的心,往广义上来讲,也许客观的站在一场灾难的立场上看问题的话,灾难虽然是社会繁荣的破坏者,但同时也是挽救人灵魂深处情感的救世主。

悲痛、同情与希望往往可以看作是拉动社会复兴力量的第一推动力,而且这种力量其强大的生命力在于它不但具有极其高速的传播能力,而且它不局限于血缘,民族,国界的束缚,它依靠的是人灵魂善良一面的兼容性及其张力。

就像面对这次日本所发生的骇人听闻的九级地震一样,人性上的光辉让我们即使在那么在乎民族尊严与世代仇恨的立场下,也能像兄弟一样搂过痛哭流涕的日本朋友的肩膀,拭去他们的眼泪,告诉他们节哀吧,节哀……

而这之前,中日双方的关系几乎严峻到剑拔弩张的地步。

我们只能感叹,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恨,大家都是生息在同一颗辽阔的蓝色星球上,帮助,关怀与温暖向来就没有在地球上灭绝过,只要人性的光明一面还在,记录文明与精神的载体尚存,大灾就必有大爱,大爱就必无疆界。

大难余生的人们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所遭遇的痛创,但同时也会永远铭记所收获的无私的温暖与升华的精神。

如果可能我希望我们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的对灾难有所感激。毕竟它让原本素不相识,没有任何连接关系,甚至说存有极深的世仇的我们单纯的走到一起,共同面对可怕的灾难,创造一个又一个精神上、生命上的奇迹。

灾祸铸就了我们人类历史里不可磨灭的温暖一页,它给了我们感怀心灵光辉的机会,让我们这个没日没夜,浮躁地追逐个人利益的冷漠社会可以稍稍慢下来,温暖关怀一下别人,帮助他人修复破损缺憾的心灵花园。

所以说从来就没有绝对罪恶的灾难,人若有情,老天也会为之撼动;国之若有大殇,爱则现其芳华。

(指导老师:卢菲菲。发表于《作文新天地 高中版》2011年第5期)

 
】【打印】【关闭窗口